禁语小说 > 综合其它 > 落袈裟 > 裙下臣1 j iz ai 8 .co m
  喜山莫名想到了第一次见到弗妄的时候,那会好像也是这样攀在他身上,连剥个衣服都显费劲,手往下摸,还没摸到,就让他把房子给炸了。
  而此时此刻,喜山悬挂在他身上,为了把喜山托起来,弗妄不得不用一只手做支撑,顾不上其他,被她轻松握上了发硬的肉茎。
  只见她前后动了几下,还嫌不够,又把手伸到僧衣里头去摸。
  黑暗放大了那柔软细腻的触感,下身被人握住的陌生快感侵袭着弗妄的脑海,此前他六根清净,从未让自己陷于这般境地,也从未想过这种狎亵而下流的动作会发生在自己身上。
  感觉自己就像是进了一个狭窄的洞口,任她带领,随着那双小巧灵活的手一点点撸动,时而浅浅撸动,时而抽离出来,在甬道当中流连。
  一只手抽出,只剩一只握着,没能握满,弗妄睁开眼睛。
  看到喜山伸出舌头把手掌舔湿,笑了笑再次回到他身下,被更加细腻、温软的手心围绕,重回那个愈发滑腻的洞穴。
  每四次贯入最深处,就有一次极浅,把他马眼分泌的润液裹进手心,随后环住龟头,往里一推。
  酸涩的快感从腿根蔓延到四肢,脖颈之间极痒,气息喷洒间,她正低头吻他的喉结。
  含糊不清地说:“喜…不喜欢……你在吞口水哦……”
  马眼分泌的润液越来越多,她的动作越来越快,可是弗妄太持久,喜山又不是什么有耐性的人,半盏茶的功夫,她渐渐放缓了速度。更多类似文章:ji zai 1 2. co m
  及至喜山兴致缺缺地放下手,弗妄的呼吸已经变了频率,他略微抿了抿唇。
  只看到她从僧衣里收回手,放在鼻子底下闻了一下,不知道闻到什么味道,竟伸出舌头要舔。
  “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?没见过啊?”
  听到她这样说道。
  她也抿着唇,慢慢伸出舌头,让舌尖在嘴唇上轻扫。
  不知何时已经坐上了栏杆,缓慢而自然地张开双腿。
  她的下身没有穿亵裤,她肯定知道,依然就这样掀起裙摆。
  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好像在捉弄他一样:“弗妄圣僧,天赋异禀,在男人里呢,有一根上上好的鸡巴。不过口活这事,就算天赋异禀也还得要学,不如叫声师父听听,我好教你呀……”
  媚眼轻佻,姿势也露骨,说着这样轻抚浪荡的话语,几乎是淫邪的化身。
  弗妄却可悲地发现自己无法把视线从她的腿间移开。
  那毛发之下,一层肉阜包裹着另一层肉阜,就像山间的花。花瓣包裹花心,在深黑的缝隙里只露出那么小一个小洞,让弗妄无法想象此前她是怎么纳下他的。
  想来逍遥宫的妖女就是这样任性,单用手指就能轻松搅弄男人的性欲,一念之间,又随意松开,平白令他硬得发疼。
  他想象着把手指纳入那里的样子,就像突然插进还未完全开放的花朵当中。
  他想搅弄着柔嫩的花心,弄出一手汁水来,然后再一点点捣开。
  她好像突然忘记自己置身怎样的境地,此前又是多么大惊失色、谨小慎微了。
  可弗妄却还记得她讨饶的样子。
  “想不想舔舔看?”
  过去弗妄和弟子讲经,说起四如意足,止息妄念以得定,从而修得禅定之正修。他见过太多缺乏慧根的人,在修行欲如意足时举步维艰,彼时他早已净众生,灭苦恼,从未想过自己也有贪嗔无法灭除的一天。
  他的脑中挥之不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