禁语小说 > 古代言情 > 朝歌(1V1H) > 第一回:红烛垂泪
  一阵风吹了进来,红烛摇曳。
  晏清歌坐在雕百鸟朝凤的红漆木床上,瞧着桌上那摇曳的灯火,安静的仿若一尊美人肖像。
  已经很晚了,珩王殿下还没有来。
  丫鬟采薇瞧了瞧一旁迢递的更漏,又瞧了瞧除了那虽然花团锦簇却又显得格外寂静的庭院,小声宽慰晏清歌道:“娘娘,殿下定是政务繁忙,夜已经深了,是否需要奴婢差人去书房问一声?”
  “不必了。”晏清歌淡淡说道,她一身凤冠霞帔,区别于在护国公府做姑娘时的清雅装扮,今日大婚,她的妆容尤为明艳,衬得她更是肤若凝脂,气度华贵。
  可今日是她的大喜之日,除却冗长而又繁琐的仪礼,她在这洞房花烛夜里却等不到自己的夫君。
  晏清歌记得,上一世,她也是凤冠霞帔的坐在这里,心中万千紧张和羞涩,感觉跟做梦一样。
  那时她简直不敢相信,自己当真是嫁给了顾紫朝,成为了他的妻子,成为了他的珩王妃。
  他从此便不再是她少女怀春中那样遥不可及的一个梦,从此,她便可以陪在他身旁,陪他看江山如画,海晏河清,国泰民安。
  可是晏清歌清楚的记得,上一世,顾紫朝没有来。
  采薇差人去了书房,问珩王的意思,若是珩王公务繁忙来不得,那便伺候王妃休息。
  可顾紫朝那一日并不在书房。
  晏清歌也是后来才知道,她和顾紫朝的新婚夜,顾紫朝将她一个人留在云崇院顶着繁重的首饰等到天明,而他却在他们大婚当日出了珩王府,去寻了他心尖尖上的美人姜莞。
  不久之后,顾紫朝又寻了个好由头,将姜莞这个身份尴尬的女人接到珩王府,安置在自己身边。
  “姜莞新婚丧夫无依无靠着实可怜,你既是她表姐,便将她接来王府说说话,也好劝导一二。”
  她那时怎么就相信他了呢?
  还感激他有善悯之心,体恤她的亲朋姐妹。
  她还亲自将姜莞迎进王府,对她百般照拂,还想着找一位青年才俊在与姜莞作婚配,免得她孤苦无依。
  现在想来当真痴傻!
  姜莞哪里需要她去找什么青年俊才,她早就已经同顾紫朝山盟海誓,情比坚金了!
  只可惜,宴清歌知道的太晚了,若她早知顾紫朝与姜莞两情相悦,又怎会嫁给顾紫朝与他相看两厌?
  哪怕她在顾紫朝登基之后,顺理成章登上后位,享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但她的悲剧却早就是命中注定的。
  是以后来无论她做什么,无论她多努力,哪怕她不再肖想做顾紫朝的妻子,而仅仅是想做好南齐的皇后,都似乎注定是那贬妻为妾,褫夺封号,病死在那撷云殿的结局。
  起初晏清歌不明白,可重生一回,她明白了,上一世结局如此,不过是因为顾紫朝不爱她。
  可即便她明白了,在持续不退的高烧中梦到前世种种,醒来后发觉自己还在护国公府里。
  这才知道自己原来重活一世,但赐婚的圣旨却早已昭告天下。
  既定前路,无可更改。
  即便她原以为重活一世,便可以重新选择,去体会那许久未曾有过的自由,却被现实拖入囹圄的泥沼。
  圣意不可违,她不可能丢掉整个护国公府出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