禁语小说 > 古代言情 > 朝歌(1V1H) > 第十回:进宫谢恩
  便是顾紫朝早向皇后请了恩旨,宴清歌也必须去栖梧宫谢恩。
  即便今上体恤,皇后慈爱,她也不能坏了规矩体统,更不能因此坏了护国公府的名声。
  更何况伴君如伴虎,如今给你的恩典,许不止哪日翻来就成了她轻浮僭越的罪过。
  上一世如履薄冰,这一世只能愈发的小心谨慎。
  何况……万一这就是顾紫朝的目的呢?
  让宫里觉得她恃宠生娇,认定护国公府的女儿骄纵越矩,连带着护国公府也会受到牵连。
  要知道上一世,她身上的欲加之罪,便有与外戚勾结动摇国之根本这种诛九族的谋逆死罪。
  若非她撑过慎刑司那一道道令人生不如死的刑法,若非朝中纯臣据理谏言,她的结局又岂止是废黜?
  贬妻为妾时,宴清歌为了护国公府尚能忍辱。
  可当她被贬为庶人,打入冷宫,却又得知父兄被斩首,三族内都被判流放。
  而自己受尽折辱想方设法换来的消息,却又是母亲在流放途中沉疴入骨,拖累病死的噩耗。
  以及家中最小的妹妹,原本应是承欢膝下无忧无虑的年纪,却被那些禽兽……
  前世种种皆是剜心割骨之痛,亦是血海深仇,怎能令她不怕?又怎能让她不恨!
  去往栖梧宫的路,宴清歌熟悉的很。
  不是因为护国公府圣眷不衰,她自小便跟着授以诰命的母亲进宫,陛下、皇后、甚至太后都喜善于她,而是因为她曾是顾紫朝的皇后,也曾鸾凤栖金梧,入主这座荣耀华美的栖梧宫。
  重活一世,触景生情,宴清歌心中良多怅然。
  “身边这些女孩子,我最喜欢的就是清歌了。”
  “可是便宜老七了。”皇后待宴清歌依旧慈爱,她拉起她的手,眼带着笑意问道:“你昨天可是累着了?老七也算是疼人,一大早来我这儿请旨,为的就是让你好生歇息。”
  “多谢母后体恤,臣媳受沐天恩,又得王爷垂怜,如此荣耀感激不及,岂会辛苦。”
  宴清歌眉眼低垂,笑意温婉,皇后看了心中更是欢喜。
  二人还没说上一会儿,就听太监唱传:“陛下驾到!”
  皇帝来了,和皇帝一起来的还有顾紫朝。
  顾紫朝早早起身上朝,下朝之后先是来皇后这里请了旨,便听诏去了御书房,与皇帝议了议国事,又闲聊了些家常。
  现下父子二人一起来到栖梧,用皇帝的话来说,是来皇后这儿蹭一杯“新妇茶”。
  宴清歌便又规规矩矩的给皇帝这位公爹敬了茶,这一幕是前世不曾有过的。
  离开栖梧宫的时候,帝后二人给了不少赏赐,珩王府的随时拿不下,便由内务府浩浩荡荡一条长队跟在他们身后给送出的宫门。
  任谁看了都知道,这是天大的殊荣。
  顾紫朝是与宴清歌一起坐马车回去的,这同样是前世不曾有过的,前世,新婚之夜顾紫朝没有出现,进宫谢恩的也只有她孤零零一个新妇。
  前世顾紫朝没有给她新婚的体面,皇帝也没来栖梧宫抬举她,自然也不会有今时这般多的赏赐。
  顾紫朝更不会从栖梧宫出来便一直牵着她这个,他并不心悦的妻子的手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