禁语小说 > 古代言情 > 朝歌(1V1H) > 第十七回:咬这么紧(H)
  如今的感觉却有些不太一样。
  只顾紫朝抱着她的腿挤进来的时候,她感觉被撑得有些痛,皱了皱眉,忍不住轻哼了一声。
  眉心微蹙被顾紫朝落下来的吻抚平,那吻温柔的落在她的眼帘,鼻尖,脸颊,最后又落在她微张的红唇上。
  他问她:“还好吗?”
  没有想象和记忆中的疼,宴清歌攥着身下的被褥点了点头,似乎在她点头之后,顾紫朝才缓慢动了起来。
  最是娇嫩的一处缓缓挤入粗硬的异物,虽然那下面一直在出水,可她的花穴生得狭窄又格外紧致,顾紫朝来回磨了半天,也仅只是插入了半根肉棒。
  “卿卿,放松些,你夹这么紧,孤怎么进去?”
  顾紫朝分开宴清歌纤美的玉腿,大掌在她莹白的腿根处摩挲,感受到男人的目光一直凝着自己的私密处,宴清歌羞得将自己火烫的脸转头埋进了枕头里。
  因为双腿被他大大的分开,那私密又美丽的地方便完完整整呈现在顾紫朝眼前。
  白嫩嫩的花户上只有一层肉眼不仔细看很难察觉的绒毛,就像是水蜜桃的绒毛。原本一线紧闭的花缝也因为他的动作展露出来,那粉色的嫩肉裹满晶亮的汁水,鲜嫩如肥美的蚌肉。
  顾紫朝喉结一动,很想低头去尝一尝她的鲜美,却又怕自己在床上这般浪荡吓坏了她。
  于是他只能再次用手,将手指伸向湿腻的粉肉,揉弄起她那颗可爱又敏感的小珠。
  他本意是教她放松享受,却不想那阵阵酸麻的酥痒反倒令她越夹越紧,绞得他埋在她体内的长物差一点就因为过渡刺激而射了出来。
  “这么多水,还这么紧。”
  只见她窄紧的穴口紧含着他充血的粗硬,薄嫩的穴口被撑得不行,像是一张小嘴勉力才吞下了一个拳头。
  这一幕视觉上非常刺激,若非体谅宴清歌才刚刚及笄,也还是个才经人事的小姑娘,他真想紧掐着她迷人的细腰,狠狠地操干她!
  记得最激烈的那次,她哭喊着受不了求他停下他都没有停,就这一股热血在那桃红娇软的嫩逼里横冲直撞,最后竟将怀中的美人儿操的昏了过去。
  他一面揉着花珠,一面缓慢律动起来,同时用他温热的手握住她堪堪一手能够掌握的酥胸,上下其手的撩拨着她。
  宴清歌也想放松,可是身体传来的感觉实在是太奇怪了,她明明不想和顾紫朝做这种事,可顾紫朝每一个动作,都令她变得愈发渴求。
  而且她被顾紫朝弄的发出了声音。
  “嗯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
  这是宴清歌控制不止的,她心中暗骂自己下贱,怎么可以被顾紫朝弄成这样。
  上一世,虽然和顾紫朝做这种事多是痛苦和屈辱,可肉体上却也并非没有快感,宴清歌也忍不住叫出来过,换来的只有顾紫朝难堪的羞辱。
  前世,顾紫朝嘲骂她:“爽成这样?贱逼就这么欠操?”
  而今生,她却听到顾紫朝说:“卿卿在床上的声音真好听。”
  宴清歌恍惚以为是幻听,而眼前顾紫朝温柔带笑的眼,亦是幻觉。
  她窄紧的穴口紧含着他充血的粗硬,薄嫩的穴口被撑得不行,像是一张小嘴勉力才吞下了一个拳头。
  这一幕视觉上非常刺激,若非体谅宴清歌才刚刚及笄,也还是个才经人事的小姑娘,他真想紧掐着她迷人的细腰,狠狠地操干她!
  记得最激烈的那次,她哭喊着受不了求他停下他都没有停,就这一股热血在那桃红娇软的嫩逼里横冲直撞,最后竟将怀中的美人儿操的昏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