禁语小说 > 古代言情 > 朝歌(1V1H) > 第三十五回:细密的吻(微)
  脑子像是泡在了浆糊里面,思绪迷蒙,每次挣扎着想要想起点什么事情,就又被拉扯着陷入混沌。
  宴清歌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,又好像是真真切回到了前世。
  之所以是前世,是因为新婚之夜顾紫朝没有出现,红烛燃烬,她在那空洞的喜房里独坐到天明。
  重回此情此景,宴清歌心里难受极了,尤其是往后没几日,珩王和她这个珩王妃至今还没有圆房的消息不胫而走,原是天之骄女的她一时间便成为京中最大的笑柄。
  再之后,便是母亲着急催促,进宫又遭皇后娘娘提点,皇后也就是她姨母还专门找了嬷嬷和宴清歌一起回了珩王府,以教导她男女之事。
  都说要她主动,让她真正成为顾紫朝的女人。
  所以这一夜,她将顾紫朝请来云崇院,为他斟满了皇后娘娘亲赐的暖情酒……
  宴清歌喝醉了,半梦半醒间就又回到了那时候。
  她要将顾紫朝留下来,要除去彼此的衣物,要让顾紫朝的男根插进她两腿之间的穴洞。
  又因着思绪是混乱的,嬷嬷教她的东西,和她后来为了争宠找青楼名妓学的那些东西交织在了一起。
  去掉了腰带,宴清挣扎着坐了起来,在伸手扒开顾紫朝衣襟的那一刻,昂首吻上了他的唇。
  她的唇连同这个吻都是甜的,带着糖球乌梅的味道。
  像是吃糖糕一样,她一点一点轻咬着去品尝他的唇瓣,又用舌尖一遍又一遍的勾画着他的唇形。
  “没想到卿卿喝了酒,竟是这般热情……”
  宴清歌的表现令顾紫朝意外,他被吻的很享受,却不急着给予回应,他很好奇喝醉酒的妻子到底能做到哪一步,又能给他多少不一样的惊喜。
  许是吻他的唇没得到回应,宴清歌舌头也动累了,嘴唇也麻麻的,便更往下扯了扯顾紫朝的衣衫,露出他结实的胸膛。
  她吻了上去,细细密密的吻,她的嘴唇软软的,吻到后面湿湿的。
  她的脸热的滚烫,一双手却是冰凉的,那冰凉的小手在顾紫朝的胸膛和腹肌上摸来摸去的时候,他就在想,应该再佐以食疗,配合着孙太医开的药方好好给他的妻子调养一下。
  “嗯……”
  起初还只吻,顾紫朝尚能保持理智,而当宴清歌伸出舌头,自下往上从小腹到胸膛蜿蜒着撩舔过的时候,顾紫朝喉结滚动,凝向宴清歌的眼神也幽暗了几分。
  那在亵裤里支起了小帐篷的大肉棒也因为兴奋的情动而晃动了一下,似乎是因此引起了宴清歌的注意,那有些冰凉的小手缓慢探进亵裤,握住了他滚烫的欲望。
  都不用他教,就知道握着那长物上下套弄,她那美柔荑本就软若无骨,紧握着那处温柔套弄别提有多舒服了。
  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,宴清歌另一只手也摸了过来,包住了他的囊袋,轻柔搓弄。
  手指穿过宴清歌的秀发,顾紫朝闭上眼,一脸享受。
  “卿卿……你这样会让我犯浑的。”
  会让他控制不住,爆发出最原始的兽欲,疯狂的在她身上索取,会失了理智,丢了温柔,恐怕也会弄伤了她。